林南秋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论段总的胸肌是什么手感。

ooc属于我

“苏橙,你先回去,不要被人拍到同框。”

两个绯闻对象都站在门外,尽管知道那些报道都是记者们在捕风捉影,可是真正见面的时候难免有些尴尬。只好听从凌薇姐的话乖乖回到包房,迎面碰到正要出门的总裁大人。只顾低着头走路没看到眼前的人,额头直接撞上对方的胸膛,力度丝毫不亚于上次总裁专梯因低血糖头晕撞墙时的力度。抬手揉了揉发疼的额头,低下头躲避对方探究的目光,却还是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对方和墙一样硬的胸膛,心里暗暗赞叹一句,段总好胸。

后来兜兜转转经历了许多事,确定了彼此的心意,也正式地确认了关系,拥抱几乎成为每天的日常。全身都被对方的气息所包围,阵阵暖意从对方身上传递过来,像是受到了蛊惑一样,话语不经大脑便说出来口。

“段总,你胸好大啊。”

抬眼看见人先是一怔,紧接着脸上就换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脸颊瞬间发烫,索性把头埋进对方胸膛。垂在身侧的手突然被人握住,下意识地跟着对方抬手却摸到了什么坚实的东西。不明就理地抬起头查看,发现某人正握着自己的手按在他的胸膛上,热度已经褪去的脸颊变得比刚刚还烫,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要不要摸一摸感受一下是什么手感?”

暴脾气璎珞在线激情扩皇上!

刚刚开始磨魏璎珞,想绑定一个皇上一起磨皮,如果皇上不嫌弃我是个俗人,愿意和我一起画画,不介意我从您那里顺东西,就请您赶快联系我!
婉拒非单身。

腾讯:3250015863

一个很玄的脑洞

就皇城一战以后小顾隐居到某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每天就看看书吟吟诗,饿了就吃饭,困了就睡觉。

某一天一个长得像包子的小屁孩突然就闯进了小顾的院子里,其实这个小包子是小时候的戚少商,出来玩的时候不小心掉到了深山老林的时空隧道这类的地方,然后醒过来之后到处乱走就走到了小顾家里。

小顾也很好奇这是哪来的熊孩子,长得怎么那么像戚少商,就开始查小包子的户口,小包子被眼前的美人迷的颠三倒四,一下子忘了自己的大名是什么,就说自己叫戚大胆,出来玩的时候掉坑里了,出来以后就迷路了,被命运指引着来到了小顾这里。

小顾就很好心地留下了小包子还给他做好吃的杜鹃醉鱼,然后就和谐地度过了几天美好的生活,然后小包子很严肃地问小顾叫什么名字,他以后要来找小顾,小顾就在桌子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后来小包子出去玩的时候又掉到了洞里,醒来以后就发现自己又回到小雷门了,原来自己上山玩的时候掉坑里晕倒了,是大家上山找他把他背回来的,然后小包子好了以后就上山找小顾,怎么找也找不到,他和卷哥讲这个事情,卷哥就说是他的梦。

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包子一直也找不到小顾,渐渐也就相信那个是自己的一个梦。后来,金风细雨楼的楼主戚少商晚上做梦就突然梦到小时候的事情了,醒来以后越想越觉得那个神仙美人像小顾,就按着自己的记忆去找,然后就看到了小顾站在自己家院子里赏花,老戚一激动就掉坑里,小顾循着声音过来看到了掉在坑里的老戚。然后把老戚从坑里弄了出来,忍着笑说

“大当家的,别来无恙?”

戚顾 现代 少年不再

运动会的时候听着同学用喇叭喊话突然想出的脑洞。小学生文笔,建议你们不要看。

顾惜朝一直觉得运动会是很无聊的,所以每次运动会他既不去比赛,也不去看别人比赛,而是默默坐在角落看书。可是遇到戚少商后,他第一次被迫参加了男子一千五百米长跑。

直到发令枪响之前,顾惜朝看向戚少商的眼神都是恶狠狠的,戚少商以为他怕得不了名次在同学面前丢脸,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没事,不管你跑成什么样子我都是你的忠实粉丝。”

顾惜朝白了他一眼,径直走到了起点站好。戚少商也跟着他在跑道旁站好准备陪跑,等到发令枪一响顾惜朝就冲到了最前面,第二名被他远远地甩在后面,戚少商回头看了看夸张地喊了出来

“小顾你也太厉害了吧!我就是你的脑残粉!”

顾惜朝没理他继续朝前跑去。跑了三圈之后顾惜朝觉得双腿像灌了铅一样,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第二名看他跑不动了,在弯道上加速超了他。

顾惜朝本来想着跑下来就可以,看见有人跑到了自己前面也不想去追,突然听到终点处有人在喊他的名字,抬头就看见本来在一旁陪跑的戚少商正站在计分用的桌子上拿着不知道从哪抢来的喇叭喊他的名字。

顾惜朝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一边在心里骂他白痴一边开始加速,重新超过了前面的人第一个到达了终点。

顾惜朝到了终点就瘫倒在地上,戚少商连忙跳下桌子把他扶起来,像个老妈子一样数落他跑完不要直接坐下,顾惜朝看着戚少商笑骂了一句白痴。

顾惜朝在出国之前收拾自己的行李时,在放书的旧箱子里发现了一个喇叭,顾惜朝把它拿出来擦了擦上面的灰尘,不小心按到了某个按键,一个模糊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顾惜朝一边感叹还是以前的东西质量好一边放大了音量想要听清它放的是什么,戚少商的声音传进他耳中,只有六个字反反复复地被念出来,他听见戚少商声嘶力竭地喊着

“顾惜朝,我爱你!”

声音开始变得断断续续的,顾惜朝刚刚掏出手机想要录下来时,声音突然停止,顾惜朝拍拍它试图让它继续工作,不管拍了多少下它依然静静的立在那里,顾惜朝狠狠把它扔了出去,看着它撞在墙上又落下,碎片落了一地。

顾惜朝看向窗外的艳阳天,好像看到当年的那个下午,戚少商拿着喇叭站在桌子上,像个白痴一样喊着“顾惜朝,我爱你”。他忍不住笑了出来,笑着笑着眼泪就很没出息地掉了下来。

他们就像那个被他摔坏的喇叭,再也回不去了。